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卧底理财师

内有Geof Darrow 松本大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五十岚大介的访谈  

2012-02-15 15:41:25|  分类: 漫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23032659/

【转】五十岚大介的访谈 - 卧底理财师 - 卧底理财师
 

非常感谢kruel的翻译*-*,撒花~~~贴出来共享 

羽海野チカ(羽):在我家画室里有三套《海獣の子供》,我和助手们都很喜欢这部作品,常常大家一起边读边研究怎么画背景……今天来之前他们还跟我说呢,让我“好好问问五十岚老师是怎么画的”。那我首先想请教一下,五十岚先生,您平时作画用的是什么纸呢? 

五十岚大介(五):我作画时用的是普通的原稿纸,包装上标的是“IKKI专用原稿纸”。彩稿也是一样,不过是画在稿纸背面。 

羽:那您用的笔是? 

五:圆笔和圆珠笔。圆珠笔笔芯用的是HYBRID的0.5mm笔芯。 
※ HYBRID,一种使用非油性也非水性的中性墨水的圆珠笔 

羽:背景也都是您自己画吗?那助手…… 

五:助手一般是帮忙贴网纸和涂黑,剩下的都是我自己画。其实我不太清楚该怎么跟助手说清要求。 

羽:我在看《海獣の子供》的时候发现,不光是季节和天气,您在背景中还会把气温和湿度表现出来。连湿度都要画出来,这确实是只有您自己能做到了。 

五:因为从某种角度上讲,我就是想画这样的作品才入了漫画家这行的…… 

羽:我平时都是把背景交给助手来画的,助手们的画技确实是越来越高了,但有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清自己的要求呢。比如说吧,就算我说“在这里画‘烟雨’”,助手往往也摸不清状况。要说“是那种比较模糊的感觉,雨滴不是直线状的”的话,好像又有点…… 

五:这就没办法了,除非在外面正下这种雨时助手在你身边,你跟他解释过说“烟雨就是这种雨”,不然不好说清的。 

羽:我现在在连载的《3月のライオン》里面不是有将棋馆吗,那种昭和时代旧建筑的气氛,房子里面照明不足的感觉,没实际跟我去取材过的助手确实是表现不出来。 

五:想来想去,还是自己亲手画最省事啊。 

羽:是啊,不过我最近算是开悟了。以前我老跟助手说,这里我自己来,那里我也自己来,结果遇到各种问题。与其总是这样弄出各种麻烦事来,还不如直接交给助手画呢。 

五:毕竟我们是专业的,不是凭兴趣画的嘛。不过我倒是和你相反,平时总想把人物交给助手去画。 

羽:真的!? 

五:背景我是想自己画,角色就……人物比我画得可爱的人不是多的是嘛。 

羽:哪有的事! 

五:羽海野女士你画得就很可爱嘛……比如角色的表情。我自己对人物画没什么自信的,所以一直很羡慕你。 

羽:……您这话可太出乎我意料了。 

五:刚出道的时候,我画角色时的心情可真是不情不愿的。对了对了,(对同席的白泉社职员说)我第一次投稿是投给白泉社的。忘了是投给《花与梦》还是《LaLa》了。当时我是想以少女漫画出道。 

羽:但是以您的风格,少女漫画好像…… 

五:那时我也没有特别去配合少女漫画的风格。当时我觉得,少女漫画的领域这么广,我画的这种有点不可思议的漫画应该也不是不能登吧?不过主流到底还是恋爱啦女孩的心情啦什么的,于是当时编辑部就回信跟我说,我作品的世界观已经成形了,投给青年漫画杂志比较好。然后我把稿投到别的地方,就那么出道了。要是没有当时那封信,现在我不知在干什么呢。 

羽:要是没说明理由的话,您可能会认为稿子就是单纯地被拒了呢。不过我想当时白泉社那个编辑现在应该也很后悔。(笑) 

五:谁知道呢。我估计他早把我忘了…… 

羽:我当时投稿的时候对方是这么评价的:画漫画时不要充大人。在他们看来我好像是充大人来着。(笑) 

五: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对的嘛。 

羽:当时我还上高中,但作品题材是大人的,他们就说了:你一个高中生,就拿身边的高中生当题材呗。我也是听了他们说才想到这点的,不过还是想画大人…… 

五:看《3月のライオン》的时候,我基本是把自己带入高中生桐山的,后来知道后藤其实和他是同龄人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啊。 

羽:《3月のライオン》里“让人害怕的大人”也能出场,所以我画来也很有乐趣呢。在青年漫画杂志上,那种满脸横肉的人也是很普通的角色,但少女漫画就不行了。画少女漫画的时候,连30岁以上的男性都要画得很白净,但画《3月のライオン》时就不用在乎这个了。画那些各有特色的角色时真的很快乐,比如岛田八段。 

五:岛田他……才三十多? 

羽:差不多快四十了吧? 

五:是吗……原来他比我还年轻啊……真意外。 

羽:说到年龄,现在我画的作品主角,他们的年龄基本都是自己孩子那一辈的,仔细想想心情也挺复杂的。 

五:我倒是能完全带入桐山的角色……因为心理年龄低吧。(笑) 

羽:我画的时候也会把自己放到他们的立场上思考的……就当自己回到了高中时代。画桐山的时候我的精神也是正处青春期的高中生呢。 

五:我平时过生活时也是把自己当成十几岁的年轻人的……真是不能行啊。 

羽:哪有的事! 

五:我就是那种不成熟的大人……看《3月のライオン》里那些棋手们,行事时思想意志什么的都是很坚定的,再回头看看我,就完全比不上他们了…… 

羽:不成熟的人哪画得出《海獣の子供》这样的作品呢! 

五:唔……我也和桐山差不多吧,搞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以自己的意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 

羽:确实,我画桐山时也在他身上掺入了自己的一部分心情。“想要的工作到手了,但以后该怎么办呢?”就是这种感觉。 

五:说来桐山他总觉得自己是孤独的,但偶尔和别人心有灵犀时会很高兴,这点画得很到位呢。 

羽:“啊,说的就是这个!”这种感觉是吧。我成了漫画家后接触过不少人,有时候说了上半句对方就能接下半句,这种相互理解的感觉确实是很让人愉快。 

五:比如对方生活工作什么的基本和你不沾边,但说出话来和你的想法其实是一模一样。 

羽:这种时候心里会觉得特别高兴对吧。 

五:我看《3月のライオン》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。 

羽:我看《海獣の子供》第一集,琉花溺水那个场景的时候,心里其实是很不安的。我以前也掉到过海里一次,看到那个镜头就回想起来了。当时我不会水,心里想的也和她一样:“冷静点,不冷静下来就没命了!”不会游泳的人,掉到水里后好像沉得特别快特别深…… 

五:不过你也真厉害,这还能保持冷静。 

羽:事关生命嘛。(笑)还有来救琉花的海君和空君,他们游泳的动作让我一看就觉得速度肯定特别快。还有他们腿脚的姿势,让人能看出来他们是在以高速上浮。 

五:那个姿势我可能是从《未来少年コナン》那里学来的。 

羽:您也喜欢《未来少年コナン》?我也特别喜欢这作品! 

五:是吗! 

羽:光是游得快还好说,但是他连人都能举起来,力气肯定很大吧。记得作品里有这个场面。 

五:其实要是普通人的话,这种游法应该游不快的……人又没有蹼。 

羽:说来在第一集最开头,琉花穿的不是运动鞋吗?我看了那个镜头就觉得,这运动鞋肯定是凭想象画出来的作者心里运动鞋的形象。换我就不行了,平时总想着要画得正确,于是笔触往往就变得很生硬。之后有一次,要画运动鞋但没有资料的时候,我也这么试了一下,还真画出来了。这都要感谢五十岚老师您啊。 

五:你这可就太抬举我了。(笑)青年漫画杂志上的作者,他们作品的画面一般不是都很精致吗?我的就画面比较乱了,所以经常会觉得对不住他们呢。 

羽:还有这个琉花骑自行车时下起雨来的场景,从刚开始下到雨过天晴,画得都很漂亮呢。我有时候边泡澡边看书,光这一个场景就能让我看到水全凉掉。(笑) 

五:我是边想象自己见到这种风景时的心情边画的,不过参考资料和自己取材时实拍的照片当然还是一定要用的。 

羽:当上漫画家后,我更能享受旅行了。拍了照片后我就不禁会去想,回去后要怎么把它画出来。 

五:我是正相反,总觉得把什么都和漫画扯到一起有点没有情趣。比如看风景的时候吧,总是不自觉地从漫画的视角去看它。该怎么说呢……要是心境能更空灵些就好了。不然总是边看美景边想“要是在漫画里就能这么用”,有点太煞风景了。 

羽:确实,看到夕阳时会不自觉地去想,“蓝色和黄色,涂色时该从哪种颜色涂起呢?”然后就会想了,“想这些实在是有点多余”。 

五:没错没错,总是这样不能全心享受风景,总觉得有点亏了。所以我取材的时候,往往观光到一半就不带照相机了。 

羽:我在巴黎被偷过一台相机,现在回想起来,可能相机被偷走后我过得更愉快呢。什么风景都直接用肉眼去观赏。 

五:没有照相机的时候看的风景,好像更能打动自己的心对吧。 

羽:还有,自从取材成了旅行的主要目的后,我好像就没什么判断力了……行程什么的全是由编辑安排的。不过让我自己安排时间的话,恐怕就会错过公车露宿郊外了。 

五:露宿也有露宿的乐趣嘛。(笑) 

羽:不过要是野狗来了可就受不了了。(笑) 

五:那确实…… 

羽:野狗确实挺危险的……不过我可不会干等着被它们咬! 

五:我偶尔会觉得猫其实也挺可怕的。以前我在山里住过段时间,有一次在躺着的时候看到猫,突然就想到:这家伙其实和狮子是同类啊。它们走路时肩胛骨那里不是会动吗,那里的动作和线条让人看了后有种野性的感觉。 

羽:《カボチャの冒険》里不是有那么一段吗,家猫本来应该不知道老鼠和鸟其实是猫的猎物,但它还是抓住吃了……这就是野性的本能吧。不知我家的猫看到鸟会不会去抓……我看它已经一点野性都没了。我老是下不了狠心教训它,连编辑都教训过我,叫我“学会怎么教训它”。吃饭的时候它总是趴在桌子上,我都是边吃饭边摸它的。 

五:这可有点太惯它了。(笑) 

羽:我想也是。(笑)不过它不知道人的饭它也能吃,所以倒是不会来吃我的饭。我吃的时候它就那么横躺在旁边。 

五:我家是无论如何都不准它上饭桌。 

羽:是这样吗……我可做不到。(笑) 

五: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我现在住的地方也是为了养猫而选的。能养猫,靠海,而且附近有森林……怎么找都找不到合适的出租房,唯一找到的一家就是现在住的这家。 

羽:搬了家之后觉得怎么样? 

五:这家可真是选对了,都是托了猫的福。 

羽:最后一个问题……《海獣の子供》还会继续连载多久? 

五:下一卷……第五卷就是最终卷。第四卷的下卷预告里也写了,“下卷完结”。 

羽:哎?……真的,字虽然小但确实标明了呢。当时我恐怕是选择性无视了这行字……不知登场角色们在下卷会有怎样的结局,真让人担心。 

五:本作不会以那种需要人担心的结局收场的。大概…… 

羽:今天我好像没控制住自己,一个接一个问了很多不相干的问题呢……时间也快到了,我准备学习五十岚先生,在回家路上买些圆珠笔。 

五:那就没什么必要了。(笑)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